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文化看点

恩施老街记忆:踱步红土老街

发布时间:2019-09-06 18:22 来源:恩施日报 编辑:刘天嗣
恩施的红土老街原本是一条弯成椭圆形的长街,一条小溪从中间斜穿而过,两头街口都有一座粗糙的小石桥供人通行,桥上并无栏杆。几条小路从四面的山上飘下来,成就了这样一个四水归池之地。

吕金华

恩施的红土老街原本是一条弯成椭圆形的长街,一条小溪从中间斜穿而过,两头街口都有一座粗糙的小石桥供人通行,桥上并无栏杆。几条小路从四面的山上飘下来,成就了这样一个四水归池之地。

逢场的时候,整个街上的人头就像开锅的饺子,熙熙攘攘,挤得水泄不通。四面山上飘下来的小路,向南上石灰窑,南通鹤峰可下湖广,东过官店入巴东可进江汉,北去过清江是沙地崔家坝入建始通巫山,向西就是入施南府的大路。方圆百十里地,这是最大的乡场,不管什么东西,都在这里买得到、卖得掉。

我不是老街上长大的,八岁的时候才第一次上街,见到那么多的人,低山的“蛮子”腔,高山的“搬家子”腔,在这个老街上都听得到。

从进口木制的牌坊下走进老街,一圈转下来,全是青石板地面,两边也都是青瓦木楼,十分的轩敞。每家的门前都挤满了人,人们面前是花花绿绿的山货:桃子李子苹果葡萄柿子柑橘,腊肉稻谷玉米黄豆。从上面的石桥往下转就是供销社,里面最亮眼的当是花花绿绿的布匹。那时扯布不仅是要钱,还要布票的。那年月,不管是白酒煤油还是其他日用品,都是要票的。

后来,街上的人服装花样越来越多越来越奇:西服、皮鞋、喇叭裤……都是山里人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的。上街的次数多了,我也习惯了在街上的理发店理发。在人们的闲聊中,我也知道了这条街上著名的曾家巷子、刘家院子、李家铺子、罗家馆子的故事,街上的人喜欢说起那些有钱人家的发家历史、风云人物。

据说很早以前,曾、李、刘、罗、韩五大家族在这里次第扎根。几百年历史,那么多的人物就在这条老街上上演着传奇故事。一家一户谱系明白,子子孙孙都是精明传承的商户,开着砰砰砰砰的弹花铺,打点吃点的铁匠铺,油炸飘香的点心铺,花花绿绿的服装铺。后来,这些铺子里渐次有了《我的中国心》,有了《酒干倘卖无》,有了《春天的故事》的美妙旋律!

自然,上街刘老汉腰缠万贯的传奇、韩郁轩留学日本的故事以及盘根错节的亲戚关系,和后来高家儿子第一个考上大学、刘家长子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负伤死里逃生、东家进城在胜利街开商场、西家后生在北京当了很大的官等等故事,都在口口相传中刻进了这泛着青光的石板街的深处。那些鳞次栉比的老屋和泛着青光的石板街道,朦胧中有着说不尽的沧桑,走在这街上,古老、深邃以及蓬勃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时光荏苒,我也在州城里谋生近三十年,在老街上踱步的机会越来越少了。前不久因公回去,再一次去老街上踱步,蓦然发现,当年那些从四面山上飘下来的小路已成了宽阔的水泥公路,昔日小镇已经沿着公路两侧延展了两千多米,街头上筑起横跨小溪的高坝,对面已经成为新的集镇建设热点,集镇的骨架已经拉得很开很开。

老街进口处那个有些歪斜的木制牌坊,上面挂着烫金刻制的对联,每家每户门上都刻着这样的对联。这对联是木质的,不是每年过年时用红纸墨水书写的,有些厚重也有些呆板。对联的创意就不用说了,自然是很有国学功底的老者所创。红土乡已经是全州有名的诗词楹联之乡,老街就是这个美誉的浓缩。

老街地面的青石板大多已经换成了时髦的水泥方砖,那些充满古旧气息和神秘韵味的老屋也部分翻新了,新老错落的屋宇里,进进出出的已不见当年那些力满气壮的街坊。想来,时光没有饶过他们,有的已经离世,有的跟着儿女进城养老,现在老屋里进进出出的,或是儿女或是新主人。只是闹热,已经在这老街的外面,老街就这样安静地待在这里,倾听外面蓬勃的时光。

当然,老街自有老街的热闹,只是和从前不同了。现在和从前连接起来,应该是一本很厚的书。现在,椭圆形的老街已经被保护起来,如同一枚化石,嵌在茫茫大山之中。又如同一位老者,静静地叙说沧海桑田的岁月。

责任编辑:刘天嗣
友情链接:银牛开户:QQ:548438  银牛  银牛棋牌  银牛下载  银牛棋牌下载  银牛总代  银牛棋牌总代  银牛代理  银牛棋牌代理  银牛股东  银牛棋牌股东  银牛棋牌主管  银牛棋牌招商  银牛主管  银牛招商  银牛棋牌平台  银牛平台  银牛娱乐官方  银牛官方  银牛棋牌注册  银牛棋牌开户  银牛棋牌开户